24小时精彩资讯不间断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汽车 > 汽车维修>   正文

深圳4胞胎 深圳“四胞胎”|世界欠你们全家一座奥斯卡

“黄世仁的儿子们,要靠杨白劳们来养活!”1.深圳“四胞胎”|那些被“荣誉谋杀”的女儿们?这两天,“深圳四胞胎”在电视节目中背诗的视频在网上火了起来。视频中,面对主持人的提问,“四胞胎”兄弟对答如流,展现了深厚的国学基础。人民日报微博曰:“打虎亲兄弟,背诗四胞胎,超萌!”其实,早在2006年,“四胞胎”的出生,已经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:40岁、高龄产妇、爆肚、生命危险、四胞胎、贫穷……这样的字眼,为这“四胞胎”

“黄世仁的儿子们,要靠杨白劳们来养活!”1.深圳“四胞胎”|那些被“荣誉谋杀”的女儿们?这两天,“深圳四胞胎”在电视节目中背诗的视频在网上火了起来。视频中,面对主持人的提问,“四胞胎”兄弟对答如流,展现了深厚的国学基础。人民日报微博曰:“打虎亲兄弟,背诗四胞胎,超萌!”

其实,早在2006年,“四胞胎”的出生,已经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:40岁、高龄产妇、爆肚、生命危险、四胞胎、贫穷……这样的字眼,为这“四胞胎”兄弟的成长吸引来不少关心的眼光。2006-2016年,隔一段时间,大家总能在综艺节目或者新闻上,看到“四胞胎”地身影——《羊城晚报》的追踪报道、香港《苹果日报》的采访、鲁豫有约和诗书中华等节目的邀请,让这个“四胞胎”家庭成了“明星家庭”。可是北京卫视的《暖暖的新家》这档房屋装修节目,却将“四胞胎”家庭推上“重男轻女”的风口浪尖。所谓的“改造”,不过是将原本拥挤狭窄的三室一厅变成两室一厅,“四胞胎”不仅拥有了整洁舒适的卧室,还有了宽敞明亮的练舞房!此时,大家发现,“四胞胎”的大姐蒋娜,在家里连房间都没有了,只能睡厨房!“我离不开这个家。哪怕是储物间,哪怕是一张床,都好。”姐姐面对着镜头哽咽。

不仅如此,节目的后期,多次将姐姐称为“不速之客”,还说出 “一家六口”这样的口误,爸妈和弟弟们欢天喜地地参观新房时,偶尔闪过姐姐的镜头,都是无处安放的尴尬。

这样一个为了家庭和“四胞胎”弟弟,早早打工赚钱为自己交学费、早早嫁人拿彩礼给弟弟们交培训班学费的姐姐,在自己的家里,连“住有所居”这么微小的愿望,都变成了奢望。21世纪的今天,一线城市还有“重男轻女”这样早该入土的价值观!网友们愤怒了!一时间,网络上骂声滔天。而接下来的深挖,更让大家对这个“明星家庭”里的女儿们感到悲哀。原来,“四胞胎”不止一个姐姐!根据2007年香港《苹果日报》报道,“四胞胎”除了大姐蒋娜,还有二姐蒋圳,不是“一家六口”、也不是“一家七口”,而是“一家八口”!

2012年的《鲁豫有约》,“四胞胎”妈妈说自己曾经也怀过一对双胞胎姐妹花,由于担心高龄生产有风险,无奈选择引产。

这对父母的言行举止,很快被网友们喷成筛子。“二姐去哪儿了?被卖掉还是被杀了?”“怀女儿双胞胎就担心高龄,怀带把子的四胞胎就用命死保?”“这种‘儿子儿子应该享受最好的家庭资源,女儿趁早消失才好’的嘴脸,真特么丑恶!”“姐姐们好可怜啊,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!”就在此时,姐姐在爸爸的微博(ID:深圳四胞胎)里,发表了一则给大家的信,述说对弟弟们的爱,对爸妈的爱,觉得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声明过后,谴责的声音更加强烈了。有人说这样扭曲的家庭教育让姐姐失去了自我,有人说姐姐变成了家庭的附属品,更有知乎大V称:“从小在父权的压迫下失去自我意识,与‘荣誉谋杀’无异。”被无视、被抛弃、被引产的姐姐们,深深刺痛了大家的神经。可是,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啊!2.一家十口,都是戏精!网友的深扒,让“四胞胎”爸爸的斑斑劣迹,一点一点浮出水面。反党、反国家、反解放军、反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言论,频频出现在爸爸蒋受廉的微博里,甚至支持台独、将日本侵华称为“维稳”……

不仅如此,更有资料显示,这位在镜头前装穷卖惨十余载、住着60平米小破房的爸爸,竟然是某上市公司的高管,年收入几十万,绝对不是需要公众捐款养儿的“无产阶级”!

那么问题来了,一位年入几十万的高管,怎么会惨无人道到卖女儿、逼女儿出嫁换彩礼呢?很快,微博ID“蒋辣辣”和“娜娜酱”被挖了出来。微博中分享的个人照片,明显跟节目中的姐姐蒋娜,是为同一人。而这两个账号中晒出来的生活状况,吃喝玩乐不少、奢侈化妆品不少,考驾照、赴晚宴,跟节目中灰头土脸,穷得“不敢叫朋友来家里玩”的模样截然不同!

原来这个赚了大家不少同情分的姐姐“蒋娜”,也有两幅面孔呢!与此同时,另一位家庭成员出现了——蒋娜的妹妹蒋圳!原来,蒋圳并不如大家所想,被父母卖掉,而是到韩国留学去了,并且每次回家,都会给姐姐蒋娜带很多的高级护品和化妆品。相册里,蒋娜和蒋圳长得如出一辙,好似双胞胎。

难道这二人,是《鲁豫有约》上,妈妈口中“被引产”的双胞胎姐妹吗?根据年龄推测,节目上的“蒋娜”和其微博中出现的“圳圳”、“妹妹”,就是双胞胎蒋深、蒋圳!原来的大姐蒋娜已经嫁人了,蒋深顶替了姐姐,用了姐姐的名字“蒋娜”。这一家,拿着一年几十万收入,隐藏身份,装穷卖惨骗捐款,为“四胞胎”博关注,上演了一场年度大戏,全世界都欠你们一座奥斯卡!3.四倍速的“罗尔”混进无产阶级了!这对父母、这个十口的家庭的问题,已经不是重男轻女的问题这么简单——为了“四胞胎”儿子的户口和名气,让女儿东躲西藏。毕竟女儿们的生活,也过得比大部分捐款人要好得多!回溯相关报道,曾经靠绝症小女儿卖惨、博同情求关注要捐款的罗尔,与这一家,有着相似的无耻。2006年,谭超云茵曼双胞胎女儿的存在,产下四胞胎,面对媒体哭穷,哭诉自己因为身体原因不得已辞职,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压在月薪只有3000多块钱的丈夫身上:“考虑到孩子的奶粉和尿布钱都成问题,我们夫妇俩本想放弃这四兄弟。”2007年,面对香港《苹果日报》的采访,“四胞胎”父母再次哭穷卖惨,声称孩子们的医疗费和生活费让家庭负债20多万,3000多元的月薪实在支撑不起每月6000多元的支出,严重的入不敷出!赚足了社会大众的同情分和眼泪之后,爱心和捐款都主动来敲门了。某企业每月资助定量的奶粉,长达两年。深圳市曲艺家协会每月支助2000元,补贴这一家家用。上屋社区一家民办幼儿园伸出援手,免费接收“四胞胎”。不仅如此,“四胞胎”要上小学之时,没有深圳户口的这对湖南父母,面对公立小学的政策阻挡和私立小学的高昂学费,又再次通过媒体向社会“倒苦水”:“排名靠前的民校,4个孩子一年的学费就要8万元!可是生下这四个孩子是天意,无论如何不能在教育上亏待孩子!”于是,借助媒体力量,深圳市一级学校上屋小学的校长,面对紧张的学位,依旧为“四胞胎”亮起绿灯,将他们纳入双免教育范围。买穷哭惨,成果颇丰——奶粉免费、民办幼儿园免费、优质公立小学免费。这一家子中产阶级,靠演技,成功混入劳苦大众,成为“无产阶级”中的“特权阶级”。想起曾经把大众的同情心推向高潮、又重重摔得稀碎的罗尔,靠着一篇《罗一笑,你给我站住》,述说对女儿的深情和不舍,成功引爆微信,获得200多万的打赏。可是这个主谋,这个深情的父亲,原来在深圳坐拥三套房产。不折一分一毫,就从“杨白劳们”口袋中掏钱给女儿付了医药费。好心人捐钱就罗一笑,罗尔说感谢上帝,骂好心人傻子活该;大陆人向“四胞胎”一家伸出援手,蒋守廉说感谢台湾,骂大陆人是14亿猪、14亿奴民。如今这个上了微博热搜的四胞胎,简直就是“四倍速的罗尔”,成功告诉大众:“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!”当代的黄世仁吃香喝辣,臭不要脸地侵占社会资源。而还蒙在鼓里的杨白劳们,却为他们操碎了心。

关键字:
为您推荐
Copyright © 2005-2020 遊乐资讯网 www.youle133.com 版权所有 备案号